湖南召開全省職業教育工作會議,省委書記徐守盛發表書面講話,闡明職業教育的地位和作用,以及實現的路徑,這既是對全省職業教育佈局謀篇,往深里來說,又是對社會觀念的正本清源。
  職業教育是什麼,恐怕很多人還是一頭霧水。
  這源於社會的傲慢和偏見。君不見,家長把孩子鎖在家裡,要他一個上午做完六面語文作業,七面數學作業,孩子只能乖乖就範;君不見,小升初,本來是派位,家長仍然要使出渾身解數,走“我家的表叔數不清,沒有大事不登門”的程序,你跟青竹湖的校長熟嗎?你跟麓山的校長熟嗎?你跟博才的校長熟嗎?君不見,初中畢業考試,是否6a成了上名校的分水嶺,不管你社會實踐能力如何強,不管你作文寫得如何棒,不是6a,你只能“鼾睡”於名校的“卧榻之側”。哥,這不是傳說,這是當前的一種現狀。家長追逐的,是孩子成為考霸學霸,然後上名校,將來有個高貴體面的工作;社會熱捧的,是高考狀元,每年高考結束,我們媒體,追逐那些高考狀元,搞得洶涌澎拜,我想,一定搞得人家挺煩的。
  另一方面,一個不爭的事實是,每年的大學畢業生分配,傳統的大學院系畢業生,感嘆找工作難,大有天地乾坤小的感覺;而高職中職畢業生,卻大顯身手,簡直成了香餑餑,這是市場作出的裁決。但是這種裁決,對社會觀念的撼動作用,微乎其微。一些人在孩子的問題上,依然走傳統路徑,只要孩子會讀書,怎麼也不會送孩子上職業院校。因為在他們心目中,上普通高校,是成龍成鳳,上職業院校,只能成為打工一族。這還是“勞心者治人,勞力者治於人”的觀念在作祟。
  我們可以做個這樣的設想,把中國古代的人才分為三個團隊。第一個是應試教育團隊。中國古代從隋唐起,就開始了漫長的應試選拔文官的科舉歷程。一千多年間,中國共產生了504位狀元,除極個別外,大多是尋章摘句的老雕蟲。第二個是素質教育團隊,團隊中的這些人都不是什麼狀元進士,如李白、杜甫、曹雪芹、蒲松齡等,但他們以天才的作品,成為中國文化的重鎮。第三個是職業教育團隊,是技術團隊,他們不是讀書種子,卻用物質的形式,創造了中國古代文明的輝煌。像蔡倫、畢昇,包括趙州橋的建造者,等等。還有敦煌石窟、雲岡石窟中雕刻了那麼多栩栩如生佛像的無名氏,以及故宮的設計師和施工員等。如果我們也按現在人們的觀念厚此薄彼,那麼,我們的歷史就永遠只能在原始社會中彎弓搭箭了。
  由此觀之,歷史就是歷史,它留給人們咀嚼的東西太多,超過了人們的承受能力。以這樣的歷史啟示反思現在,我們會覺得,關鍵就是要根據社會發展的需要,調整我們的價值觀和教育觀。
  從全球視野來看,我們不妨看看德國。德國是一片思辨的土地,從黑格爾、康德的古典哲學,到馬克思主義創始人與德國的不解之緣,都包含了德國這片土地的理性,這是對頭上天空的瞭望和心中道德律的思索所產生的理性。德國又是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一片瘋狂的土地。兩次世界大戰都發生在這裡,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,成為法西斯軸心國,鐵蹄席卷歐洲,給人類文明留下了巨大的創傷。但進入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來,德國也進入了噩夢中醒來的“夢醒時分”,整個國家緊緊把握住雙軌制職業教育這個秘密武器,實現了經濟騰飛。為什麼註重思辨的國度和一度陷入瘋狂的國度職業教育卻狂飆突進?這也是源於當時的一種社會需求:大量技術工人緊缺。在這種情況下,由企業和非全日制職業學校深度融合,開闢了職業教育的模式,併成為整個國家的一種教育制度。學生在企業進行實踐操作技能,普通學校和職業學校可以進行自由往返,也即普通學校的“船票”隨時可以登上職業學校的“客船”,還有培訓與考核相分離等等。我們知道,在全球金融危機的背景下,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也波及了一些市場原教旨主義國家,但德國由於職業教育體系的深邃嚴密,穿越了金融危機,在世界贏得了一篇喝彩聲。
  當前,中國正進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歷史新時期。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做了深刻闡述。湖南正處在四化兩型建設的關鍵點,職業教育應該是大有可為的。作為大量技術人才的孵化器,作為一個個具體戰略實施的驅動輪,職業教育的這種功能和作用,希望被社會更多的人所認識。什麼時候,我們的家長踴躍送孩子上職業院校;什麼時候,我們的職校畢業生也被媒體追逐,宣傳;什麼時候,我們的職業院校,自我革新,自我完善,所有改革舉措,一招一式,輕盈,蘊藉,有勁道,為社會經濟發展做出更大貢獻,那應該是職業教育的功能和作用被更多的人正確認識和接納之時,也應該是社會大踏步前進之時。
  文/龔鵬飛  (原標題:讓更多的人認識職業教育的作用和功能)
創作者介紹

周柏豪

tk74tkxb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